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三条人命 武汉奇冤

时间: 2019-03-14 22: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三条人命  武汉奇冤

    为了伸冤,更为了公平正义!

    本人蔡正富,武汉市江夏区安山镇人,中共党员,曾两次直选为村主任,三次当选为镇人大代表,我一家有四个中共正式党员。身份证号420122196106165858。我的申述和我身份证一样真实有据,如失实或不在理我自愿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名乘客惨遭打死,抛下火车,陈训秋徇私枉法,用公安厅长的特权指鹿为马,公然用系列强盗逻辑设定为齐跳火车摔死,事实清楚,铁证在握,十八年多以来,公道难讨。

    我弟蔡翔,时年28岁,妹夫任文斌时年37岁,二人的同伴涂汉平,时年26岁,均已娶妻生子,无前科亦无恶习。生前蔡翔带任文斌、涂汉平常年在武汉市江夏区与毗邻的咸宁市一带从事城镇下水管道的疏通。

    2000年10月20日傍晚,三人在武汉市江夏区城关纸坊火车站乘武昌开往蒲圻(赤壁市)的835次短途列车,本计划去咸宁市做疏通业务,却于当晚八点多齐死途中,尸体落在行车路线上。

    直到第四日天黑时,我们所在的安山镇党委书记祝正璠与党政班子成员一起到我家传武铁话语,称三人因无票乘车在查票时从列车窗口齐跳火车摔死。

    蔡翔随身手机功能正常,封锁消息四日却说在“艰难查找”。但暗地里于三人遇害后的次日,派铁警邹辉平到死者属地,调查三人的亲属中有没有人在外当官,获知均为平民后,然后离去。

    当见到三具遗体,尽管原来的工作服换成了西装革履,头面部伤口填上了石膏粉溶合物,打死的伤情仍一目了然。

    三人手掌无伤痕,凭此可以断定不是活人自跳火车,而是已死或在昏迷中被抛下火车。现在我手头上的一组死者伤体照片单从部位或形状可清晰判定人为打死,愿随时交国家物证鉴定部门进行鉴定。若三人不是被打死,我愿任由处置。

    无票乘车查票时齐跳火车的起因说法未过三天就改了说法,陈训秋时任厅长的湖北省公安厅派出的官员与武铁一起写的调查报告说:在列车走道,蔡翔与同乘此列的女子“荣某”的背包发生碰撞,因“荣某”说“烦人”,引发口角纠纷,蔡翔三人就打了“荣某”一行共二男三女五人,又打了劝架的乘此列下班的铁路职工黄某,因惧送公安所,然后跳了火车。

    这种情节其真假且放一边。话说“荣某”,直到2016年9月有知情者告诉我,“荣某”姓石,其父石某某,湖北赤壁人,铁道部副部级高官。由于石某某的女儿是导致三人被打死的最直接最主要的关联人,石某某便串通同为赤壁籍的高官,与之关系密切由来已久的时任湖北省委常委、公安厅长的陈训秋内外运作把控,或欺上、或压下、或串通买通,用强盗逻辑设定三人自跳火车摔死。

    陈训秋简历上写的是湖南沅江,这是他的祖籍地,赤壁是陈训秋土生土长的故乡,也是他为官起步的地方,这是赤壁市人所共知的事实。对石、陈二人串通一气、徇私枉法虽无证据在手,但决非空穴来风,党的组织和政府职能部门完全能够查清武铁与省厅一起写的调查报告中称之为“荣某”女子的真实身份,所有真相即可大白。

    但陈训秋时任厅长的公安厅及其直管的武汉市公安局当事人用强盗逻辑设定鱼肉三条人命,欺压死者亲属,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在握的公安厅当事人与武铁一起写的调查报告对跳车情节是这样记载的:三人在列车最后一节车厢最后一排右侧窗口跳车,列车时速70公里,现场勘查蔡翔与涂汉平尸距5米。由此计列车每秒行驶19.44米,同一窗口跳车先后时差不足0.25秒。如此的强盗逻辑无须累举,仅此充分说明“跳车”纯属设定捏造。

    常人均知,人命关天,丝毫的疑点有他杀的可能。面对一目了然的惨遭打死的三具尸体,陈训秋派出掌控的省厅法医进行“检验”,抑或法医刘军训、陈传喜在授意和事实面前只好在报告书中写道“三人头部均受到较大力量的钝器的撞击或打击,此为致命伤。”

    三条人命致使伤中存在打击却不办案。2000年12月5日下午,武汉市政法委五个官员在江夏区委所在地约见死者亲属,其中一位小个子、小长脸、小眼晴的官员(记忆的清晰犹在眼前,此人至今见面我仍然认识)当着时任江夏区委副书记余本友、安山镇镇长康宏焱的面对我们说:“都知道三人是被打死的,我们和你们一样不服气,但省厅的尸检报告打击与撞击模棱两可,现在要走一个尸检过场,完全肯定打死,马上立案查清”。以此要求我写尸体鉴定申请书,我坚决要求并在申请书上写道“请武汉市公安局委托司法部鉴定部门进行鉴定”。然而鉴定书的落款人不是申请书中指定的司法部鉴定部门,而是武汉市公检法的胡家伟、田金敖、周高举以及武汉同济医学院私自外出法医教授秦啟生。鉴定书没有对任何一处伤口分析论证,面对一目了然的打死伤体,形同军令地在鉴定书中写道“未发现他人打伤”。

    照片上清晰可见任文斌脸面四周横竖不同的单列创口多处,中间高鼻子完好;涂汉平鼻上两眼中间凹处伤口,鼻下口中门牙击落两颗,中间高鼻子完好的明显人为打击伤情,胡家伟、秦启生口头如此妄论“两人均是跳车时脸面着地,高鼻子落入了凹洞”。难道事先神算预制了两个凹洞,电子遥控高鼻子往里面钻?知情者告诉我,高鼻子落入凹洞的强盗逻辑之说,最先是在陈训秋任厅长的省厅录像遥控设定三条人命的会议上抛出的。脸面是着地点,头顶的累累伤情从何而来?

    用欺骗手段炮制的,标明为武汉市公安局的伪证的《法医鉴定书》出台后,武汉市公安局当事人采取出动大量警察,羁押、围堵、殴打死者亲属等非法强制手段,强迫死者亲属接受自跳火车的强盗逻辑的设定。2001年4月3日下午,时任副局长张光清被令带众多警察驱车百公里到殡仪馆督阵强行火化尸体时,三人的死因又被改为“列车路外伤亡”。

    2015年6月29日,武汉市公安局崔永山等三人与我见面时,大言不惭地对我说“武汉市公安局已先后找到那时做尸体鉴定的法医,他们都说鉴定真实。”我质疑:难道武汉市公安局当事人定案原则是犯罪嫌疑人称自己有罪就定其有罪?称自己无罪就定其无罪?武汉市公安局当事人以这样的回复与我直面后,便几次来函称“不属管辖”。在此前后,湖北省公安厅、武铁均来函来电称“不属管辖”。同是党的领导,同是原来的机关部门,同是一宗事项,经办后却说“不属管辖”,这是什么道理呢?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退一万步而言,即使不曾经办,所辖治下的三条人命案也有着不可推卸的依法查处的职责、伸张正义的义务。

    湖北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当事人出尔反尔,对亲手经办的三条人命案用“不属管辖”的不讲理的借口来欺骗愚弄抵赖,是两面人的具体表现,是道德诚信的缺失,是徇私枉法鱼肉三条人命的变相延续,也可以说是对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公然抵制。

    835次列车是一列短途慢车,全程129公里的行程均在湖北武汉市、咸宁市域里。835次列车长周铁军、乘警长孙吉武、运转车长匡东方对三人惨遭打死的过程一清二楚,立案就可查清。该列车工作人员几乎全是咸宁市籍人,一贯工作态度粗劣。我明查暗访到这样的版本:在列车走道,蔡翔与铁道部高官石某某的就读于湖北某公安院校的女儿,或名叫荣荣的背包发生碰撞,本来都是意外,由于蔡翔等三人穿着从事下水管道疏通的工作服又脏又旧,该女子出言尖酸刻薄,由此引发与其一行二男三女五人发生口角纠纷,一向在单位逞强霸道,黑恶占强,同乘此列的铁路职工黄亮出面帮持同乡,讨好石某某的女儿出手打人,但黄亮等未占到便宜。由于黄亮是铁路职工,常年乘此列上下班,与列车工作人员有着同乡、同行、同事等诸多特殊关系,更因石某某的女儿的特殊身份的作用,便串通了乘警等将三人诱入清空了的没有乘客的尾节车厢,黄亮纠集同乘此列的铁路职工姚勇、周楚雄、杨文志等众多司乘人员持器具“关门打狗”,蔡翔头顶骨被钝器物击穿,出了人命,为灭口,继而残忍地将任文斌、涂汉平搞死,抛下火车。

    这一版本的情节虽有待查实,但有如此的事实摆在桌面,即使是极尽歪曲事实,抵毁三人的省厅和武铁等当事人,无论是口头还是书面的调查报告,也列举不出三人将谁打成鼻青脸肿,或身体某处伤痕创口,或手脚骨折的情况。《楚天都市报》记者韦忠南事发时的深入采访也未发现和听说这种情况。相反从照片上清晰可见三人惨遭打死的伤情极其悲惨,两相对比不难看出倒霉的三人遇到了极端残忍的恶人和不太顾虑的势力。

    我是一个有着近三十年党龄的党员,我一贯坚决拥护党的领导,从心底拥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一系列路线方针和政策,自觉维护党的权威。但我认为,党的权威不能被陈训秋、石某某之流用来徇私枉法!

    十八年多以来,伸冤过程的屈辱磨难和艰险罄竹难书,但我从未放弃讨一个公道,因为我知道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度不容枉杀三条人命。陈训秋、石某某可以凭特权为所欲为鱼肉三条人命,谈何党纪国法?谈何公平正义?如今的我父母已百年,子女均已成家立业,生死已然无后顾之忧,我誓死要讨公道!

    2018年9月13日下午,中央扫黑除恶第七督导组来到我所在的安山街,我立马过去,本想当面反映冤情,递交申诉文,却在督导组听取汇报的二楼下的门口被人阻拦,引来多人将我死死的控制,以至无法上得二楼与督导组领导见面。在这种情况下,我大声喊冤,此时,同在安山街道办事处院子里的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曹裕江、市政法委副书记邹耘闻声主动走过来热情接访,耐心和气地听我细说冤情、举证三人惨遭打死的证据、列举用强盗逻辑设定三条人命的充分依据。曹裕江书记、邹耘副书记没有否定三条人命的冤情,当场表示将此情向上反映。

    2018年11月8日,湖北省信访局通过“阳光信访”告诉我,我所反映的三条人命的问题已转武汉市信访局。现今已过《信访条例》规定的回复时限,未见回复。

    2019年10月18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在武汉举行,希望有关方面,切实贯彻落实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再强调的全面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本着公平正义,依法查清三条人命案,无愧于举办这一大型国际赛事东道主的崇高使命。

    我嘤嘤叩求一切正义人士予以帮助,将这一无法无天的所作所为向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反映,我深信在以敬爱的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断深入的新的历史时期,三条人命案定会得到依法查处!

                                                                                               蔡正富

                                                                                         住址:武汉市江夏区安山镇

                                                                                         电话:18971348668                      2019年3月13日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